許涼涼分享了一段書摘

他笑了笑,沒說話。他的朋友們在笑鬧一陣子見他沒說話,逐漸意識到我比照片上看起來還要大很多。

「哇,老女人技術比較好吧!」有人補上一句:「上上床就好了嘛,犯得著當什麼女朋友嗎?」

我可以理解,他也渴望著那些美好的未來的前景,正如同我年輕時候也曾想望過的。要成為社會上的菁英份子,要住在一個舒適美麗的房子,要有性能好的進口車,要有個得體帶的出場的妻子,養兩個白胖的小子,閒時打打球,喝喝酒。要成為人人稱羨的那種中堅份子。我無從責怪,我充分理解,我也曾經有過那樣的夢。

我看著他年輕好看的側臉,單眼皮的意志與稚氣混雜,眉稍上還有飛揚。
他對我綻開一個好好看的男性化的笑容:「我將來要變成一個有影響力的人。」
「你要做什麼?」
「嗯?」他不解地看我。
「我是說,你要做什麼事情,或是什麼工作,變成一個有影響力的人?
「哦..」他眼睛上的光采稍微弱了一點,我擔心我刺痛了他。
「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我要變成有影響力的人。」

書名
我是許涼涼
作者
李維菁

李維菁分享了一段書摘

他不會說我愛,然後消失。
他不會說我有,然後說對不起我做不到。
他不會說晚點,結果讓你空等。
他不會跟你承諾以後流淚的時候幫你擦拭,然後消失。

他的言語是有效力的,他的言語直通他的感受意志,他說的就是他想的,他說的就是他做的,他的言語是有效的。
他的口中不會說出飄在空中的掌握不到的言語。
這麼多麼嚴厲的自我要求。這是多麽偉大的事情,難道沒人發現嗎?

書名
我是許涼涼
作者
李維菁